师太对你笑呵呵

本命陈道明||看心情写CP||不喜勿喷 绕道即可 谢谢

康菁互穿7(一时心软小番外7)

 4335CUT
  两个人好不容易熬到差不多下班,小林是过来送丝袜来了。
  “你晚上要是没什么事的话,就送一下……”欧阳菁习惯吩咐小林了,这时候开口只好自己把话圆回去,“就送一下欧阳行长,晚上她有聚会。”
  
  “您放心,之前欧阳行长也有提过。不会让她醉驾的。”小林只是想说明让领导放心这事。
  
  而欧阳想了想,的确,之前在接到同学聚会通知的时候,是和小林说过这事。今天发生的一些列奇怪的事,让她都忘了这茬。
  那边的李达康接着丝袜,一脸便秘的表情,你同学聚会你就知道你要喝酒了?心里不爽压着。
  
  “你先出去等一下,待会我下班了,你再送欧阳去。”欧阳菁看李达康没有接话的样,只好自己“越权”给自己下属指令。
  小林又看看她眼中的欧阳行长,表情不是很好,但还是很听话出去了。
  
  “李达康,赶紧换上丝袜,待会我再给你补补妆。今天的同学聚会你要是做了什么,我可跟你没完。”欧阳菁走到李达康前面。
  “嗯,”李达康臭着个脸,你以为他愿意?要不是听着王大路那么热切的声音,他也不愿意。
  
  换上了丝袜,欧阳菁打开她的手提包,“我跟你说,待会你实在不会,看着脸上如果有油光,你就用这个,”说着一边用粉扑补妆,一边说,“一般来说,这几个小时,是不会要补妆了。但是口红可能还是需要补一补。”
  说着给他画了,“实在不行你就按着轮廓,不要超过这个轮廓就好,我也不指望你能画出什么样来。但别给我丢人。”
  
  “补什么补,这样不就行了。”李达康心里想的是,补那么好看干嘛,你以为我不知道当年你同学里有多少是暗恋你的?不过是没有机会罢了。现在这个年纪,他也不得不承认,欧阳保养得好,而且因为一直是职业人,褪去了年少的张扬,在这个年纪还是明丽而优雅,比起同龄人,还是很年轻的。特别是他这个年龄段的夫人,他以前没细看,不需要细看也可能细看,但一眼看过去,哪有欧阳好看。
  
  “李达康,配合一点。”欧阳菁看着自己这张脸,心里多少还是担忧的,“我今天没给你难做,你就别让我难做。我宁愿你不说话,反正她们你都认识,实在不行,你少说话,不搭理她们也是可以的。但就别坏我事,万一以后我职场需要,回头人不给我好脸色,你别掉链子。”
  “明白。”李达康听着有点烦躁,这些事他不是不会处理。不过是他的身份已经不用让他再在这些人身边周旋。
  
  “反正留一线,你不是不会做。现在你是我,我是你,咱们好好的,等换回来,你爱用你的皮干什么就干什么。”欧阳软了脾气,她知道再怼下去,这最后受伤的是她。
  反正等身子换回来了,再怼他也不迟。
  
  “别说了,我知道 。”李达康看着镜子那张脸,心里想着,见一次你的暗恋者去,当然爱怎么办当然由他说的算。
  
  “那你就让小林送你过去,对了,”欧阳菁问,“这手机要不要换回来。”
  “不行,万一有急事找我怎么办,”李达康拒绝,“你用你的,反正要打电话也就是王大路,你就告诉他我过去不就好了。”
  
  “你以为我想和你换,”欧阳菁说,又问,“莫不是你手机和哪个女人有聊天信息,不让我知道的?”
  “我有什么信息见不得人的?”李达康就激动了,“我有什么信息见不得人的?除了你,有几个会给我发短信。发了我也删了,有什么重要的事他们不会打电话?”
  
  欧阳菁就顿住了,不想再火上浇油,“行,你先出去,我待会就走。”
  “有什么事,你第一时间通知我。”李达康严肃说,“我这不是开玩笑。”
  “我能分清缓急,要不然我今天也不跟你来这上班了。”欧阳菁没好气坐在后面。
  
  “嗯。”李达康应了,就这样吧,她帮了自己,晚上不就是去吃顿饭,顺便会一会这几个人。
  “这旧丝袜就放在袋子里,你翻的时候,别乱翻。”欧阳菁说。
  
  “干嘛放在我袋子里?”李达康问。
  “难道放在我兜里?然后走两步,人家看书记兜里放着啥?难道扔在这里?打扫的阿姨看到想什么?难道放在你公文包里?回头万一忘了回家扔了,怎么吧?”欧阳菁毫不客气就说了。
  “嗯。知道了。”李达康刚才还有有点接受不了两个人的角色,衣服连个内荷包都没有,裙子也没有兜,这出门还得提个包。真是……麻烦。
  
  李达康的沉着脸就过去了,小林在外面等了挺久了,“行长好。”
  “嗯。”李达康应了。
  
  小林有点怵眼前这人,从气场上那种生人勿近的样,有点胆颤。
  但看了一眼,应该是自己刚买的丝袜,想着刚才行长就在里面换了丝袜??
  换了丝袜??
  这……小林默默看着这背影,不敢说话。
  
  李达康努力习惯脚上的高跟鞋,其实算是习惯了一点的,心里想着这欧阳不是自己受罪么,天天穿这种鞋。比起刚开始好多了,至少不是走两步就要倒,可也赶不上他平日流星大步。
  
  欧阳菁坐在他老板椅上,转了半圈,看着前面的文件一摞一摞的,手上放上去,想着这人也没能闲下来,大概这人加班,还真是在加班?
  
  那边李达康刚到地,第一个看到的就是王大路,心里不想笑但还是微微笑了起来。
  “欧阳,你可来了,来了几个,你几个好朋友都来了。”王大路一边帮她引路。
  
  李达康心里又不爽了,叫那么亲热干啥,不知道避嫌么,也没说什么,踩着高跟鞋跟了进去,到他引的位置。
  她还没到地,就被人给包围起来了。
  
  “欧阳,你可来了,咱们就等你了。”女子A说,
  “就是啊,刚才我们刚在聊呢,赶紧来,”女子B拉了她的手,把她一起带到那边。
  
  李达康看着旁边的这几个人,心里想着,你们都谁啊?看一张张脸,几乎都不认识,不是说好的同学聚会么,就算是隔了那么多年,以他的记忆力,不至于认不出,可这时候也只能按捺心中的疑惑,和她们周旋,反正欧阳也可以不多说话。
  
  “刚才聊到哪儿了?”李达康开口,这时候,不能让她们给抢了风头。然后再悄悄假装是要喝茶,把手臂从那旁边的女人手上拿回来。刚才他要不是克制住说自己现在是欧阳,这个念头支撑着,不然他早都把这几个不认识的女人给甩开了,认识的也不行。
  如果强行甩开,这将来欧阳也不好做人,怎么兜回去?李达康这才有机会将手给拿回来,差点就想打人了。
  
  “刚才啊,刚才聊到莉莉的老公,现在升职了。”女B指着一个女C说道。
  就这一句话,让李达康猜出了对方的身份,叫李莉,的确是的欧阳的同班同学,可这张得……似乎不大像。这脸没有那么小吧,这整个人奇奇怪怪的。
  
  那女C说到这里,就激动了起来,“升职有什么用,还不是在外面养小骚货,看一次我就想撕一次那个狐狸精的脸。”
  “唉哟,你怎么也和狐狸精干上了?你怎么发现的。”那个女B问道。
  
  “还不是和你一样,回家的时候发现家里有头发,更过分的是,那个狐狸精半夜打电话过来,我接的,哼,”李莉说,“比你家汉良那个都要厉害。”
  李达康又敏锐捕捉到这句话,就猜到了女B的身份,是欧阳同班同学,但并不是很要好的同学,林春芳。
  
  喝了一口茶,就听到林春芳说道,“这你就一要抓好钱,二就是管好孩子,我是没指望了,但他也甭指望在外面那个儿子,哼,想要回来,也得先过我这一关。那个装得纯洁善良,不就还是个贱货么。”
  “这,怎么抓的钱和人。你跟我说说。”李莉说。
  “对对,”旁边两个人也赶紧附和。
  
  “这个,我回头给你推荐一个律师,这个律师很厉害,专门是搞婚姻这一块的,她教你怎么样保留证据,而且还有可以通过她找的私家侦探。”林春芳很有经验介绍道。
  “私家侦探?”旁边一个人就说了,“不是违法的吗?”
  “这不叫违法,最多就是个灰色地带。”林春芳说,“那个律师他们是有专业的团队的,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放心吧。就这样,我抓紧了钱袋子,才让那人给安分下来的。”
  
  “哦,回头你给我名片。”李莉赶紧说。
  
  “回头你要名片么?哎,欧阳,看着你这样子,”林春芳笑着说,“怎么样,你老公有情况吗?”
  听到这里,一群女人都想听。
  
  李达康看她们这架势,就端了起来,“我家……我家达康还是可以,下班就回家,没有什么情况。”还继续补充道,“反正他工资卡都在我这里,也就行了。”
  “这你就不懂了,”林春芳一脸“我是过来人”的样子,“工资卡在你那里,但就不代表他没有灰色收入呢。你想想,他平日几点回?要是十一十二点回,那大概率是有问题的,而且也崩问他秘书。他秘书和他同一条裤子,他秘书又不敢违背他说话,所以你就得多长个心眼。”
  
  “他没什么问题,也没有灰色收入。”欧阳菁冷了一点脸。
  旁边的女同学D才看出来,想起向来这林春芳和欧阳也算是不对付,原来以为林春芳今天是看在她是市委书记夫人脸上,才这么热络,没想到这几句话,就拐到这上面了,怪不得刚才一个劲窜说李莉说自己丈夫的事,原来在这里下套,就开口了,“人家老公是市委书记,这怎么和你们这些一样。”
  
  林春芳只好换一个话题 ,她本身就觉得当初在班里,这个欧阳菁成绩好,长得还是受男生追捧,后来嫁了个什么副县长,现在居然都到个市委书记了,事事都比自己高一头,十分不爽,这才找机会来挖坑下套,继续说了,“啊,那他平时和你同房多么。这男人啊,说的不好听,到这年纪了,如果嫌弃你了,从房事上就能够看出来。很直接的。”
  “还行,”李达康不愿意回答这个话题,心有点虚,其实如果按照她们的标准这样和欧阳菁一说,这欧阳回头还不怀疑自己出轨了?心里对这个人的厌恶又更深了一层。冷着个脸,想着欧阳会说什么。
  
  “还行是几次啊?”林春芳不死心问道,然后继续说,“当初他是比咱们大几岁吧,还行不行。”
  “总比你一次都没有强。”李达康再怎么,也清楚了这个人的嘴脸,不想和她说这个事。
  
  “姐我可是有几个帅哥的人,”林春芳看着她,“要不要我给几个帅哥的电话给你。放心,保证质量。”
  李达康想着这欧阳平时见到的都是什么人呢,黑着个脸,“也就你需要,我不需要。小心点,别到时候带病了找谁去。”
  
  听到这里,在她旁边的人都稍微有点动作,离得不是很远,但也能感受到稍微躲开的下意识的动作。
  旁边的人都不是很诧异,毕竟这林春芳什么样,她们也知道。不过是这两位的老公,她们也不敢出这个头多说话。
  
  这时候,李达康的手机振动,看了一眼是欧阳的号码,“去吸根烟。”李达康站起来,其实站起来就发觉自己说错话了,但也没人敢问,你什么时候会吸烟的话出来。
  就这样一个人在外面,然后就看到信息,是两条彩信,“忘了和你说了,我有同学整容了,第一张照片从右往左数是XXX……”
  
  李达康看到这条信息,心里想着,整容,还不是没欧阳漂亮。一个个巴望着欧阳不好,什么人啊这是。这样糟心的同学。还问着自己多少次。
  哼?!
  说她们老公小,可这能比得上?欧阳开心就好,这种谈资,怎么可能给她们,她们算老几?
  
  李达康不得不承认, 最近的确比较忙,如果就算这个月,的确没和欧阳见几次了,见面又吵架。如果这些乌七八糟的事少一点,是不是两个人吵架也会少一点,不想着和欧阳周旋,但这样看来,就算欧阳现在没想他什么,可架不住这人,一个个不是什么好人。
  
  李达康在通道旁边窗站着。
  
  没站多久,就有一个声音,让他听起来就不是什么好听的声音,叫了一声:“欧阳……”
  李达康回头,这油头粉面这小子?!这么多年还不变?!
  
  这眼睛里的假惺惺的真挚,莫非忘了当年他被训导主任训了?!还敢来找欧阳?!
  什么玩意。

=============================

一个二十岁的人想不出四十岁不是很好的朋友所谓同学的聚会是如何。有些大概是和和睦睦,有些大概就这样吧。。。

将就着看TTATT

给大家比心~~

评论(50)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