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太对你笑呵呵

本命陈道明||看心情写CP||不喜勿喷 绕道即可 谢谢

一时心软23(李达康X欧阳菁)

 4181CUT

第二十三章 被包养了的书记
  晚上李达康去洗澡,欧阳菁敷好面膜,就拿出钢笔,一笔一划在填表格。常年和数据打交道的她,对自家的财产是一清二楚。她下笔的时候没有犹豫,这点事,迟早还是得和他说。
  也不知道怎么的,其实她的字,有八分像他。特别是在一些字的结构上,他的一竖,颇有“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气势,她的一竖,没有那种气势,本身的性格和对他字的模仿,却是
  
  当年大学的时候,她就喜欢他的字,后来写的时候,慢慢就在下意识回去模仿他的字。这也是少女时的小心机。后来慢慢字定型了,这也改不了了,也没想过改。
  
  以下不可描述内容请参考昨天的五二零章 达康书记教古文

http://banana420.lofter.com/post/1d0008de_fbdf7e3 
  
  早上李达康是醒了,想到昨天的事,心情颇好,给老婆吻了一个,才爬起来,挣扎了一下穿着,临走的时候,还是欧阳菁睁了眼,“别忘了拿昨你给我的表格。”
  “哎,”李达康傻笑,在昨晚最开始的地方看到了表格,拿起表格就往外走,吃了早饭。
  
  才想着,“今天周几啊?”问了杏枝。
  “周六啊,您这时间过的。”杏枝看他。
  “哦,”李达康说,“怪不得欧阳没起来,她今天不上班。”
  想着有什么不对劲的李达康才想到,欧阳没有起来的打算。
  “谁像您,都没有周末的。”杏枝吐槽。
  “你不也没有周末,你看,你还得给我做早饭。”李达康不客气。
  “怎么一样,待会我就能放假了,一般周末,嫂子都带我出去吃的。”杏枝说。
  
  “带你?”李达康想的却是,怎么不带我。喝了一口粥之后,也想着是自己没时间,“带就带吧,多吃点不一样的,回头能换几个菜。”
  “您周末有时间,还是多陪陪嫂子吧。”杏枝看他这傻样,还是出言提醒。
  
  李达康顿了一下,“这不是忙么,我想想。”
  “嫂子也不容易,她都几年不知道是失眠还是什么,老是晚睡,你可别说你不知道。只有周末才早睡。”杏枝说。
  “我知道,”李达康作为身边人,早都知道欧阳这几年一直在加班,但是之前没有干涉她的习惯,也就不留意她具体在干什么。有时候去闹她,她也应了,有时候没应,他看着应该是有的工作得做,有的不用那么着急?
  
  李达康细细回忆。
  
  李达康吃饱,就说一句,“我走了,既然是周末,你们就好好吃。多给她睡会。”
  心里想的是昨晚她的样子。自己也很久没活动了,虽然抱着她轻松,但手臂过了一个晚上,才觉得有点酸。真多久没运动了。这可不能让她知道,笑话。
  
  李达康坐进车里,无聊了就开始翻看自己的财产申报表,看了几次,很短,但是让他在一瞬间,想了很多,就开口问小金,“早上有什么活动了?”
  “您说的,想要去开发区调研。”小金说。
  
  “那先取消吧,这个不算重要,也没通知那边的人吧?”李达康问。
  “您吩咐突然去,就没通知,您放心。”小金说。
  
  “好,那今天你就放假吧, 把我送回市委。”李达康手里的纸被他攥紧,另一边手按压骨节。
  “是。”小金一脸莫名其妙,就连带小罗也搞不清楚书记想什么。
  
  这刚开出去的车,就又回来了。
  
  李达康一进门,就看到杏枝一脸诧异,“您落东西了?”
  “没有,那个,你今天放假,你找你几个姐妹,出去逛逛吧,啊,我找你嫂子有事。”李达康很冷静吩咐杏枝出门。
  
  “哟,什么事,”杏枝看他这脸,“有什么话,好好说。别吵架。”
  “我现在很冷静,你快去吧。”李达康说着就迈着大长腿往楼上走了。
  
  杏枝看着他背影,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看着他脸色,感觉不像是好事。但也没辙,夫妻俩的事,还是等他们夫妻自己去说。只好在围裙上擦了擦手,就赶紧收拾东西给出去了。
  
  李达康上楼开门的时候,还是放慢了手脚,自己搬了一张凳子,就坐在床边。
  
  看着她睡颜,心里却是沉重。他很想立即把她叫醒,问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名下怎么有这些房产和这些钱。
  他想,他怕。他心里觉得其实如果能写上去,应该不是不正当的。
  但是,这些钱怎么来的,他还是有恐慌。他们的工资绝对不可能有这个数。哪怕这几年他们花不了多少,大头都是给佳佳花的,绝不可能有那么多的剩余。美国又不是没去过,佳佳一年的生活花费,他还是有点底的。
  
  他希望得到解释,得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他怕,他是怕欧阳守不住底线,而经过昨天的事,他更怕的是,见不到欧阳。
  
  他的名声和官途,他觉得重要,现在更觉得,眼前的人最重要。
  他有很多话想问,有很多事想谈,想叫醒她。然而最后还是不忍心,也不知为何,就坐在这,看着她,等她醒。
  
  欧阳这次是真困了, 再加上昨晚身心愉悦,被人吃了一遍又一遍,早上是不可避免醒了,后来翻个身,睡的这个回笼觉,没人打扰,自然就不愿醒那么早。
  等到自己醒来,朦胧中,似乎有个人坐在床边,吓得她抱着被子,直接往后坐了起来,“谁?”
  
  李达康本来就是看着上面的数字,又看看她的,也被她突然这动作吓到了,才反应过来,“别慌,我呀。”说着起身往她那边走了两步。
  欧阳菁疑惑打量他,又看了一眼床头的小定时闹钟。
  10:40,没毛病。
  
  他有病吧?
  
  “你不是去上班了么?”欧阳菁拢了拢被子,就着刚才的姿势,还是跪坐在床上。
  “我……我想问你事。”李达康坐在床边,伸手把她拢了过来。
  
  “嗯?什么事?”欧阳菁诧异。
  李达康还没说话,只是将那个表格给拿到欧阳菁的前面。
  
  “哦,你看着咱们家有钱,不敢相信了?”欧阳菁问。
  
  “这……”李达康说,“这也不可能这么多啊。”
  “来,我和你理一理,”欧阳菁说,“以前你的工资补贴一年大概是10w左右,这几年是15W左右,这几年,我的算基本工资和绩效,也有40W左右,前几年佳佳读书的时候,就准备好了200W左右,当时我去了一趟美国,你还记得么?后来,回来后不久,我就投资了,在京州买了三套房子,贷款,三年后,因为当时被规划成学区房,房均价比当初入手价翻了两倍多,我就出手了,投资了现在的一个店铺和一个房子,然后都出租了,基本上是用出租的钱还贷款。这些事都是你调到京州之前的,学区房划分和你也没什么事,投资也是在你调过来之前的事,有什么问题吗?这几年你我工资又不用,你吃食堂,我每个月给杏枝家用开销也不用很多,我就是买点衣服,我工资够用,佳佳那边又有奖学金,我没给她打钱,就这点存款,不很正常吗?”
  
  欧阳菁一口气说完,看着他的眉头从紧到松,“怀疑我是贪污了还是受贿了?又还是借着你的名义干了什么事?”
  欧阳心里想着,要不是和女儿说好了,不告诉他国外账户上, 女儿账户的钱,说出来吓死他。虽然那钱也是正当收入,但是和这个人说不通。
  
  当初这第一期投资的钱,唯一有问题的就是,她没法第一时间带那么多美金出去。是通过王大路这条路,她从国内给的人民币,他因为国内外的外汇的关系,有办法在国外给了她美金。
  而将两百万换回来,也是在国外给了他美金,在国内给的人民币。
  
  就算查个人国内的账户往来,也就是欧阳给了王大陆两百万人民币,而在几个月之后,又从王大路账户打回了两百万人民币,就连借据和收到还款的收据她都准备好了。
  就当是朋友间正常的借款和还款。这根本没有什么关系。
  
  这也不可能算得上洗钱。每一笔都是正当收入。
  
  当初王大路没对她这行为表示怀疑,她只是解释,通过国内手续带钱过去,花费时间,而且当初佳佳的录取的确没有下来,不能以学费的名义打出去,她只是想给佳佳个定心丸。之后再把钱拿回来,很简单,佳佳申到了奖学金,用不着这笔钱了。所以王大路那边,也完全不知道欧阳这样操作的真正目的。
  
  和这些人解释这些事,这两个都是直得不能再直的人。怎么可能会同意她的办法。但是当时的确没有时间了,以个人,哪怕这些都是合法的收入,也无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带出国。
  
  反正现在所有的账户上的收入都是合法收入。
  欧阳菁错了一次,不可能再错第二次。
  
  她看着李达康,李达康却直接将她搂进怀里,“欧阳,我……”
  “我今天看到的时候,的确很惊讶,那一瞬间,我不知道我应该怎么办,我怕你受贿,怕的不是我自己也一起,而是……”李达康把他心底话说了出来,“而是,万一你真的做错了事,万一你真的进了监狱,我,我怎么办?”
  
  欧阳菁被他抱着,本来想怼他的话到嘴边,却猝不及防听到他这样一表白,他从不会把这些话说出口,哪怕上一世,他也只是在临别的最后,哪怕是甘冒风险用专车送她的时候,也只是说了他的歉意,哪怕在最后他下车的时候,下意识想抓住她的手,也没有把这话给说出来。
  
  重活一世,能听到这话,还是赚了。
  
  “能怎么办,先离婚呗,然后你再听从组织安排,再换一个,反正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欧阳菁以不在乎的口气说,“反正来了个新的,也是看着你天天开会开会开会,批文件批文件,也不回家。自己在家看电视。就可怜佳佳而已。”
  “不会,不会,”李达康刚才内心的想法,都被他压了下去,后面这些抱怨,就当没听到。他真不敢想,会不会有那一天。
  
  欧阳菁则是想着,上一辈子她走后,李达康到底有没有想过她,哪怕一瞬间。当初切割那么快,是为了他,走的时候,成为他前妻,进去的时候,也不愿意成为汉大帮打击他的工具。
  
  过了一会,两个人都享受对方在怀抱里的这一刻。
  欧阳才拉开他,似乎发现了什么,
  
  “李达康,你穿着外衣你就敢坐在床上?还抱我?”
  
  欧阳菁洁癖发作,毫不客气推开刚抱着的他,妥妥的吃完不认账。
  
  李达康有点尴尬,“这不没来得及。”
  “我不管,我……”欧阳菁因为头一晚还没穿上睡衣,还是裸着的,只好抱着被子往后退,“我待会让杏枝换一套,这投洗衣机去。我和你说过多少次,外衣不能沾被子,有很多细菌的你懂不懂。”
  
  “杏枝……”李达康更是尴尬,他以为会和欧阳吵架,怕涉及到什么,早放了杏枝的假,“杏枝去找她姐妹去了,晚上才会回来。”
  “你……”欧阳菁怒到,“那你给我换。”
  
  “好好好,”李达康投降,先自己把西服给解开了。
  
  欧阳莫名其妙看着他,“我让你换床单,你解衣服干吗?”
  “我不先换睡衣,再换床单,待会你又会说我衣服上的细菌沾到了床上。”李达康解释。
  
  欧阳想了想,也是。就盯着他做事。
  “你怎么不先把睡衣换上。”欧阳开口,“就穿个裤衩像什么话。”
  “不是怕你还要躺着嘛,先把床单给你换了。”李达康自己本来没想到这些的,这时候又忍不住调戏她,“在自己家卧室里,不穿也不很正常,你不是也……”
  最后半句,只用眼神示意。
  
  欧阳不理他。
  
  没想到最后把床单给换上之后,李达康走到她面前。
  “你……你想干什么?”欧阳菁退后半步,感觉他有点危险。
  
  “换被罩……”李达康说着就要把被子从她身上扒下来,扒开后,直接将她抱到床上,“待会再换……”
  
  “李达康,我跟你说,你这样是要肾虚的……”欧阳最后没说完的话,话都被人吞进去了。
  
  嗯,连人一起被吞了。
  ===========================
  哈哈哈哈哈哈……
  “吃我”这个梗够我玩一年!!!哈哈哈哈。。。
  这章终于把之前的欧阳资金如何出境的问题解释清楚了,理论上有瑕疵,但是可以合法化。
  第二个是他们工资的水准,我参考了一线城市的一些指标,虽然网上一堆的数据,但是基本以当时的报道和一些平均我认为可信的取值范围,不以知乎答案为准,加上本文由于剧情的需要,所以得出这样的数值。
  所以在底下,本文不再对“你这个数据不对,你这个数据过于高or低了”此类的话题进行过多的解释。你看到的,你接触到的数据,未必就是最合理的。而且各城市差距十分大,哪怕在正当收入内。公务员的均收入,差异也是比较大的。
  最后:禁止at真人。

明天没有更新的话,别怪我啊TTATT

评论(103)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