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太对你笑呵呵

本命陈道明||看心情写CP||不喜勿喷 绕道即可 谢谢

一时心软03(李达康X欧阳菁)

 好啦~今天更了7000+今天罢工了~~麻利滚去写作业。

03不想起名字

 欧阳行长本想好好睡一觉的愿望似乎又落了空。
  当被熟悉的手机铃声吵醒的时候,加上之前喝酒后脑子不舒服,微微睁眼,手机铃声已然被关了,某人正蹑手蹑脚往外走,也掩盖不了他着急的背影。
  
  欧阳菁没有很清醒,就听到他的一句“什么……”
  
  被门给阻隔在外面,他似乎已经很小心不发出声音,还是没能够完全掩盖尾音。
  欧阳菁被吵醒之后还有起床气,翻来覆去看了一眼时间,才五点,什么事不能等到七点以后再说,非要现在说,越想越恼火。
  
  反正也睡不着了,打开门就听到,“好好好,你们先将消息控制住,稳定一下投资商……”
  
  后面的话欧阳菁听得不是很清楚了,心里“咯噔”一下,心里想着,这就是那段时间分居之后,她本想等着李达康来哄的。
  后来左等右等没等到,就更生气了。打了电话找他吵了一架,干脆把攒的年假休了,出国陪女儿渡过SAT这段时间。
  
  就这样,两个人关系就更冷了。也就是将这段关系推向更冷的地方的开始。
  最后回来才知道,就是这段日子,林城市长跑了,李达康忙得焦头烂额,的确没有时间来处理这些事情。
  
  如果以前,欧阳菁可能还是不会心软,可就是那一次他的心软。
  算了吧,这次就忍忍,女儿的事情,靠他,还不知道到猴年马月。欧阳菁心绪不定,脸色不是很好看着李达康背影。
  
  李达康一惊,这昨晚刚睡回床铺,看来今晚是没有着落了,看着表情不是很好的欧阳菁,只好尴尬解释道,“欧阳,这……”
  
  “又是工作,是吧?”欧阳菁回了一句,什么话都没说,直接走向床。
  
  “对不起,又把你吵醒了,”李达康这时候只是接到了市长被突然双规的消息,这也是正常的事,而且以他看来,市长进去这是不用说的事,和最近上面动作比照来看,也是他能够预料得到的。他并不是很在意,但是市里的人还是第一时间通知到了他这一把手。
  
  “该去上班你就去上班,别吵我睡觉。”欧阳菁躺回床上,心里想着好好理这事。懒得和李达康继续吵架,只是最后提醒道,“我搞银行的,也听说一点风声,开发商可能和你那位市长走得很近,就算你控制住了风声,也要小心,他们会不会闻风而逃。”
  欧阳菁讲得很小心,不该知道的不知道。
  
  但就短短几句话,这些李达康并不是没有想过,只是这话从欧阳嘴里说出来,很是奇怪,随口问了一句,“你听说过什么?”
  
  欧阳菁恼了,总不可能把知道的都说出来,本来是背着他躺在床上,还转头,在黑暗中横了他一眼,就说,“什么都不知道,我和你们市长又没什么关系,我们银行和你们市长也没什么关系。但是饭吃多了,也知道一些事。你来关心这个,还不如赶紧去收拾你的烂摊子去。”
  
  李达康又被怼得没话说,只好摸黑找自己的衣服。
  欧阳菁听着听不惯了,顺手打开了自己这边的床头灯,“你的衬衣今天就穿第一个柜子里挂着的顺数第四件衣服,裤子在旁边挂着的从右数第二件就好。夹克在旁边柜子里,拿第三件。”
  
  “好。”本来打算应付了事的李达康听到这话,哪怕老婆没看向他。心里还是觉得有老婆就是好,不会穿错什么。
  
  哪怕这么多年过去,这些习惯她依旧记得清清楚楚,这些东西平日不是自己就是让杏枝按照平时自己帮他配好的衣服,拿出来给他搭好。虽然万变不离其宗,但还是有些许区别的,特别是对审美很强的自己来说。
  
  听到她说的这些话, 再加上开了灯,凭借着昏暗的灯光,窸窸窣窣的声音就比较果断干脆一点了。欧阳背着他裹着被子,没说话。就听到他脱衣穿衣的声音,听到他蹑手蹑脚把自己床头灯关上,正准备离开。
  
  欧阳菁忍不住又开口,“把换下的睡衣顺手放到洗衣房,难道你明天还打算穿?再穿穿过的衣服,不许爬上\床。”
  
  这怒气冲冲的声音,李达康表示早已习惯,但也迅速找到了重点:“今晚穿上新睡衣,还是能够在床上躺着的”
  
  心里想到这的李书记心花怒放,哪怕知道工作上还有一团乱麻的事情处理,至少家里的事好了,别的也不是个什么事。李书记一脸轻松走向刚刚赶过来的专车上。
  
  刚赶过来连头发都没来得及怎么理的小金有点诧异看着李书记,今天什么风,东风南风西风北风……怎么吹……
  似乎自己眼花了,李书记周围气场不是很严肃。
  
  这就奇怪了,不是一见面就让自己作简短汇报的李书记的今天莫非是枕头风吹的?
  不啊,平日里,枕头风只会变成龙卷风。
  
  #爱情来得太快就像是龙卷风#
  
  李书记和欧阳行长的龙卷风扫过之地,片甲不留。
  莫非今天的枕头风换了一个人来吹?小金惊疑不定看了一眼后视镜,不小心就巧遇了同样好奇的司机的眼神,两个人连忙收起眼神,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现。
  
  躺在床上的欧阳菁隐约闻到李达康那侧有气味,忍不住往他那边靠近了一下,就闻到他身上那淡淡的独属于他的气味,长期在公文纸张中的油墨混了一点进去,又似乎带了一点他平日爱喝的茶的气味……
  不,其实只是单纯的属于他的气味。
  
  欧阳菁闻着他的气味,似乎他就在身边,似乎他不在身边那些难捱的日子,哪怕都经历过,也知道,现在这个人,的的确确在自己身边的真实感。
  不过……
  
  欧阳菁在睡过去的时候想到,该让杏枝把这被子换了。
  昨晚他没!有!洗!澡!
  
  不可忍。

评论(49)

热度(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