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太对你笑呵呵

本命陈道明||看心情写CP||不喜勿喷 绕道即可 谢谢

睡了不认账06(欧阳菁X李达康)

 006章 睡吧睡吧就不认账
  早上醒的时候,欧阳菁看到自己肋骨下方的手,没忍住掐了一下。
  “嘶……” 身后熟悉的男声,抽了一口冷气,但没松手,反而搂紧了,“生气呢?”
  
  昨晚胡闹后还没帮她穿上睡衣,两人就在被窝里赤诚了,把她搂紧的时候,明显感觉到身后这男人宽厚的胸膛,以及……
  早上敬礼的那精神得很的小兄弟,就戳着她。
  
  “一天到晚发情,”欧阳菁声音有些软,“今早不上班?”
  “周末。”李达康理所当然。
  
  “你有周末?”欧阳往他那边靠,但侧了身,看着他,疑惑问。这人三百六十五天,连过年都可能下乡的人,有周末?滑稽幽默吧?哦,总不可能是当年自己做得好,他不担心家里,然后不歇息,现在倒是家里不平,歇息了?
  “嗯,当然。法定假日。”李达康面不改色回答。
  
  欧阳菁不是很开心,就应了一声,“哦。”
  李达康也感觉到她语气不对,但也不知道她为什么生气,就赶紧找补,“你这次回来多久?”
  
  “嗯,不一定。”欧阳菁想爬起来,却又被他按着,“怎么了。”
  “你有事?”李达康难得温柔。
  “昨天开完会,明天去京州,周一有安排。”欧阳菁习惯性和他说真话了。
  “那就是今天没有安排?”李达康问。
  
  还没来得及说,就被人再吃了一次。
  
  “我说,你离婚了,也不用这么饥渴吧。”欧阳菁懒懒说了一句,“您不是阳痿吗。”
  “你……”李达康无奈问了一句,“你觉得,我有病?”
  
  “你政敌抹黑你?”欧阳菁好奇,以前和他结婚的是她,他自然没有什么事,除了最后那次那个乌龙,现在他能和这个扯上关系,那说明可能是有人故意的。
  李达康一口老血,这些事他处理完也是无奈,也没人能说,其实她不知道她这几句话,已经算是犯了他忌讳。
  “政敌”这个如此直白的词,如果不是特别亲密的人,对他来说,这个词是不存在的。
  
  可是面对这个人,哪怕就是这样莫名的关系,他如此谨慎,还是对她有信任,李达康愣住了一下,自己对她到底是什么感情。
  欧阳菁趁着他发愣的时候,才惊觉自己无论怎么修炼,在他面前,依旧是随口就来。丝毫没把自己当“外人”。
  这样敏感的话题,不应该是她现在的身份能和他聊起的。
  
  欧阳菁看了一下自己,不过是他发泄性|欲的途径而已。自己这次什么身份。
  李达康回神的时候,察觉到她的情绪,赶紧开口,“不是……”
  “和我提,不合适。”欧阳菁截断他的话。
  
  “不,你合适……”李达康心里的直觉,如果不说出来,可能会错过了什么,就继续说,“说来也不怕你笑话,结婚时候,她出轨了。搭上一条更好的线,然后气不过,对方……爸爸也不错,就在报纸上说一些有的没的,不过也只是捕风捉影,也没指名道姓,不是……熟人,也看不出。”
  “被带绿帽?”欧阳菁眼里八卦两个字,就溢了出来。
  
  李达康看她反倒是神采飞扬,自己的八卦她关心的却是这个,也不知道是什么触动的她,自己却有一种为博君一笑,只好说了,“是,婚后……机缘巧合,就这样了。”
  “李……市长年轻有为,这床上功夫也不错,怎么就被嫌弃了。”欧阳菁心里猜的却是,你这样的不着家,自己那么多年都忍了下来,没想到还真有人敢出轨的。
  
  “这都什么话,”李达康知道他恐怕是没办法和她好好说话,但也不想完全交代清楚。
  结婚当天,他是想着她,借着酒劲就没做成,第二天却是抗洪,直接上了一线,两个月后回来,好不容易歇了一晚上,第二天,人家就开口要为家里安排工作。李达康自然不能忍,直接吵架。
  
  对人的容忍度是不一样的,哪怕后来李达康试着缓和关系,但对面人的野心根本就没有掩饰。李达康才知道自己错了,当初为了达到组织给的目标,成婚的时候,见的那几次,看着还是老实本分。谁知道会是这样的人。
  李达康向来没把别的女人放在眼里。
  
  只有对面这人的狡黠的眼神,像是乘着一池的星光,灵动得每一次都是恰好撞到他心底。
  欧阳菁好歹收敛了一点,拍了拍他胸脯,“你放心了,是她没看出你,你这个潜力股,不过话说,那个二世祖,能比你床上功夫好?”
  
  “你既然这么夸我,我就再接再厉,”李达康按住她的手,“欧阳,能留下吗?”
  本来还在笑的欧阳菁,笑容凝滞,抽出了自己的手,“时间也不早了。”
  
  李达康眼睁睁看着她走下床。
  欧阳菁走了两步,感觉到下身不对劲,才转头,“李达康,你居然没戴套?!”
  
  “我……”李达康分辩,“酒店小气,昨天只有三个一盒,今早没有了……”
  “你就不知道不发情吗?”欧阳菁生气,待会还得去找避孕药。
  
  “别吃避孕药好吗?”李达康也下了床,拉着她的手,“我负责,好不好。”
  “这时候不是谈这种事的时候。”欧阳菁还是拒绝了。
  “紧急避孕药对身体很有害的,你就别吃好吗?”李达康不是不能忍,二十出头的他能忍,到现在比原来更有城府,更有自制力,怎么会不能忍。
  
  他只是无数次想到,如果他前妻提出的种种要求,换一个人来的话,他会不会同样的反应。
  可能帮家里找工作这个他是不会答应,但不会和她吵架,会哄着她,想办法哄她开心。如果是她在家,还是会想办法回家吧,就想宠着她。
  她这样嚣张,不让着怎么行。
  
  他是真的想她给他留下一个孩子,连她一起留下来是最好的。
  
  “李达康,我们不合适。”欧阳菁拒绝。
  “怎么不合适?”李达康说,“你没有试过,怎么不合适?”
  
  “我……”欧阳菁被问哑口无言,我能和你说我和你试了一辈子,没觉得会合适,为什么还要再试一辈子,欧阳菁只好说, “对不起,是我不该招惹你。”
  李达康完全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只惊讶了一句,“欧阳……”
  
  “对不起,我……”欧阳菁此时才发现,她所认为自己的不甘心,掩饰了她的情感。
  对不起,我拒绝你之后,不应该再招惹你。
  
  这时候,手机的声音救了两个尴尬的人。
  
  “喂……”
  “嗯,好好。”
  “好,妈咪下午就见到你了。”
  
  欧阳菁挂了电话,李达康才开口,“你没有什么需要对不起的,是我先表白的,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为什么不接受我,我还是希望你能够接受我。”
  “抱歉,我儿子找我,我洗完澡就先回去了。”欧阳菁从旁边的小行李箱拿出沐浴用品,去洗澡,临之前,回头看他,“我想咱们还是要避嫌吧。”
  
  欧阳菁这样暗示,没想到洗完澡之后,居然还能看到他,衣冠禽兽似乎算得上年轻有为前途无量,穿着个正装就掩盖了他之前没生出来的戾气。
  “你怎么还没走?”欧阳菁擦着头发。
  
  “你还没给钱。”李达康长腿交叠,仿佛在说你在欠我钱一样。
  “哈?”欧阳菁没反应过来。
  “这次你睡我,还没有给钱。”李达康把腿放下,站直,从上俯视她,看见她松垮的浴衣里那诱人的线。
  
  “什么?”欧阳菁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不给我钱,下次我怎么准备套?”李达康又靠近她,迫使她后退了一步。
  
  “你……你怎么会这样?”欧阳菁仿佛不认识他,不知道在她洗澡的短短的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我就自己拿了。”李达康长手拉起她的手提袋,从里面夹出钱包,又打开钱包,一边故作惊讶,“您还真有钱。”
  
  欧阳菁点了点头,“你……?”
  李达康随手拿出一沓,还剩了不少,“你既然夸了我技术好,不如下次继续找我?”
  
  欧阳菁第一反应就是摇头,怎么可能一错再错。
  “反正你的手机号我也存了,我也把我手机号存在你的手机里了,”李达康说,“反正周末有空,平日的话,你提前告诉我,我怎么都会尽量满足你的。唔,我这个公务员穷啊。”
  
  说着还很贴心将她的钱包给放好,“多找我几次。”
  
  欧阳菁难以置信,全程都在“……?……?……”
  谁来告诉她,这个李达康被谁穿了???
  
  “承您惠顾。”李达康最后这句话, 是用嘴唇贴在她耳廓边说的。
  
  关门的时候,李达康很正常大步走了,一边给自己扣袖口的扣子,你不知道的事,多了去了。不愿意逼你,但是你既然回国了,就不能再走了。
  #我鬼畜起来,连我自己都怕#
  ???

======================================

sorry,迟了半个钟。

睡眼朦胧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自己在打什么了。。。

评论(72)

热度(132)